首页 >> 学院新闻 >> 稿件
 
“75”——上海大学生自评幸福感分数
2011年05月30日 15:48  作者:秦悦 李诗乐
 

(记者 秦悦 李诗乐)2011年5月28日上午,复旦大学新闻学院精确报道课程小组在首届“好学力行”本科生论坛上发表了上海大学生幸福感调查结果。根据最后的统计显示,上海大学生的自评幸福感平均分数为75分。与2009年上海市政协所调查出的市民平均幸福感69.16分相比,上海大学生的幸福感在上海市民的整体情况中属于中等偏上水平。

此次调查对上海“985”、“211”和“一般本科”三类18所学校905名同学进行随机问卷调查,调查数据误差在正负1.7%之间。

什么影响了“我们”的幸福?

根据问卷数据分析显示,在导致幸福感差异的影响因素中,除政治面貌与家庭经济状况两个因素外,学校、性别、年级、专业以及生源地五点与上海大学生的幸福感之间并无显著相关关系。课程小组指出,相较于有党组织关系的大学生,政治面貌为群众的大学生幸福感偏低,这主要源于有党组织关系的学生能够获得更多的社会支持。而家庭收入也与大学生幸福感之间有相关关系,家庭收入高的学生幸福感相对较高,但一些来自低收入家庭的大学生并没有视经济因素为限制其发展的主要原因。“在他们看来,幸福感更多的是与物质生活满意度相关,而非单纯收入的高低。”

在问卷调查的同时,课程小组结合对大学生的深度访谈发现,尤其是在新媒体方面,上海大学生较上海其他社会人群有着较高的媒介接触度。“这种高媒介接触度带给了他们较高的社会参与度,能够获得更多来自家人、朋友、社会的支持。我们认为,上海大学生较上海其他市民更幸福的重要原因之一。”课程小组解释道。

常识的颠覆:就业压力影响真的那么大?

  近几年,“上海竞争太激烈”和“上海好工作难找”,一直是令上海大学生头疼的问题,因此一开始,小组推测这两个因素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上海大学生的幸福感知,然而数据却超出他们的意料之外。根据课程小组公布的41.4%38.9%两个数据来看,虽不能否认“社会竞争大”、“就业压力大”的影响,但它们对幸福感的影响程度远没有认为的那么大。对此,课程小组做出了推断,“由于上海大学生受到了较好的教育机会和教育环境,培养了较全面和较高的能力,因而视野开放,自信程度较高,所以他们有着良好的抗压能力,能够健康地看待激烈的竞争。”

  另一方面,要在上海买得起房、买得起车,意味着男大学生势必得找一份收入可观的工作。所以,我们理所当然地认为,面对就业压力大的环境,较于女大学生,他们会更容易产生焦虑情绪,出现幸福指数骤降的情况。但调查数据却恰恰相反,女大学生被就业压力大影响幸福指数的可能性超过男大学生。

“我们”眼中的幸福

在本次调查中,课程小组以“用一句话概括‘什么是幸福’”一题,让与会者形象地了解了大学生眼中的幸福。根据统计,在回收的793个有效回答中,有82.98%658份)的被调查者对“幸福”给出了自己的定义。其中最多的是有关“心理健康”和“知足充裕”维度的描述,分别包括“快乐自由”、无忧无虑和满足、知足常乐因素;其次则是“目标价值”,包括目标期望、理想与自我价值。

报道小组认为,提出幸福对于上海大学生来说,并非具体可感的物质产品,更多地是一种对心灵自由、心情舒畅、个人满足的形而上的体验。“他们中的很多人在定义幸福感时,都不自觉地流露出一种简单朴素的价值观,如‘幸福是做自己喜欢的事,并持久地位理想而努力’、‘幸福是知足常乐’,”而这,恰恰与社会上给大学生“拜金小资、好高骛远”的非议形成强烈对比,“原来生活中一点小小的感动快乐,就可以令我们由衷地感受到幸福的存在。”小组成员评论道。

在今年全国两会之后,“幸福感”成为蹿升最快的热词之一大学生作为未来中流砥柱,他们是否幸福也成为了社会关注的重点。小组指出,“在上海这样一个云集众多学子的城市,目前尚无关于上海大学生主观幸福感的调查,因此,首次对这方面进行的调查是有其独特的意义与价值的。同时,在互联网高速发展的时代,该小组从新媒体接触的角度入手,也能从另一个重要侧面解释青少年幸福感的成因,并试图对大学生所面临的心理健康问题提供具体解决方案

同时,结合这次“好学力行”论坛的主题,精确报道课程小组总负责人林立告诉记者,“这次实证研究,让新闻学院09传播系同学走出了书斋,走向了社会,是传承‘好学力行’治学方针和传统的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