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院新闻 >> 稿件
 
【学院新闻】“走进新闻传播”讲座:E时代,记录者的立足之地
2017年09月27日 09:32  
 

     9月19日晚上18:30,人民日报社上海分社副社长、高级记者李泓冰老师为新闻学院新生同学带来了题为「E时代,记录者的立足之地」的讲座,由新闻学院副院长张涛甫担任主持。现将讲座精彩论点辑录,以飨读者。


     一只黑天鹅的出现,就足以颠覆常识,让已知的世界崩塌。而现在,在E时代,新技术层出不穷,无数只黑天鹅正在漫天飞舞。作为记者,原本是以记叙今天、探索事件真相、厘清社会现象之间的逻辑为己任——而在这个黑天鹅时代,记录者还有立足之地吗?
 

E时代,记者的存在感


     时代发生巨变,新一代新闻学子将面临怎样的职业现状?
     对今天的记者来说,"坏消息"层出不穷,机器已经学会写报道了,表情符号让文字退避三舍了,一个"呵呵"就可能友尽。这个时代,人人都有麦克风,人人都有自媒体:微博微信公众号,一夜网红、一夜成名不再是奇迹,每个人都可以发布信息。
     什么是记者?记者就是在为大时代做起居注,在这个给大家带来很多颠覆感的时代,记录者责无旁贷。
     你的记录可能会呈现在这个时代篇章的天头地尾,集纳起来就会真相大白。
     当记者会很痛苦,当你对很多现实悲剧无能为力的时候,当你眼睁睁看着灾民被洪水卷走,看着孩子在地震废墟下惊恐的眼神,看着诗意的黄河在渐渐枯干和肮脏,看着远古的美丽一点一点化为乌有……
     当记者也是一种幸福,因为你在参与并记录历史进程,让更多微弱的呼声渐渐嘹亮,让不同地方的人和事在媒体上碰面,让每天变动不居的新闻永远砥砺着、敏感你、新鲜着你的思想,更有机会见人所未见,闻人所未闻,仿佛比别人多活了几个人生……不是每个职业都能享受这样的感觉。
     确实,很多新技术正在埋葬记者习见的工作方式、表达方式。但是对于新闻传播来说,我并不担忧记者这个职业被彻底埋葬。
     事实上,每一次"葬礼",都是我们这个业界一次重大进步的开端。


主流媒体为何怒刷存在感


     这五年,主流媒体领域可以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为什么?因为要适应融媒体时代,要吸引网络原住民的政治围观。
     我们不能过互联网这关,就过不了长期执政的这一关——这句话是一个警钟、号召,倒逼了主流媒体必须变革,必须放下身段和架子,来适应E时代带来的环境挑战。
     时下的很多努力,就是在解构过去党媒习见的表达,让网言网语其实就是民间语言,进入以前很少能够涉足的官方语境,这个意义甚至并不亚于五四时代的白话文击溃文言文。
     举个例子,"军装照"——人民日报客户端做的一个产品,一个多星期突破10个亿的浏览量,大约是有人类历史以来,短期内传播最广的媒体产品。人民日报现在不乏传播过亿的爆款产品。
     类似的爆款产品,善用年轻人喜欢的互动方式,来推送、传播主流价值观。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很多以前我们习见的工作方式不得不被颠覆,不仅要满足信息需求、观点需求、情感需求,还要考虑互动需求。很多产品之所以有比较高的到达率和时效性,能够赢得年轻人认可,其实就是让受众有参与感。主流媒体对此的熟练运用,也就是这几年的事情。
     人民日报客户端下载量马上就要突破2亿人次,微博粉丝总数也将近1个亿。你的诚恳、你的融入、你的放低姿态、你的信息权威性,渐渐都会赢得受众的尊重,并且接受。传播力确实决定了影响力。
     反观世界上其他国家,大众传播也早已进入这样的时代:不管是谁,不重视E时代的传播力,不去研究它,甚至不去利用它,可能就会成为落伍者,也就会在政治格局当中出局。

 

数字流面前,媒体的落点与底线


     在一个集体卖萌、努力吸睛的时代,媒体有没有底线?
     我们有的卖萌或爆款产品走红,背景是主流媒体积累的权威性和公信力,也包括其严肃庄重姿态的某种反转,大家才会关注,觉得卖萌很可爱,颠覆大家的传统认知。
     但是,对主流媒体来说,仅有卖萌是不够的,可能会丢掉更重要的东西,比如提供独家信息和独家观点,是媒体的终极责任。如果仅有形式,没有内容,前辈积累的公信力,就可能会被消耗殆尽。
     主流媒体的责任是提供观点,而不是提供萌点,是要引领舆论,而不是迎合流行,我们时常与受众沟通交流,而不是表达。
     如果我们太被爆款太牵着鼻子走,只能成为跟风者,如何能引导舆论?中国经济需要供给侧改革,媒体确实也需要供给侧改革。在这个方面,要向乔布斯学习,他的苹果完全颠覆了手机的传统功用,他的供给产品,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人类生活方式。我们能否用主动提供的产品,影响并进而引导现在的舆论场——这是对媒体更高更强大的挑战。

 

有机会应该在主流媒体做几年


     如果有机会,同学们毕业后应该在主流媒体工作一段时间。我们社长讲过一句话,采访时站在田间地头,要接地气;但写作时要站到天安门,要有大胸怀。这样的工作经历,会给你不一样的视角,不一样的采访对象,不一样的传播渠道。这是一个很好的平台,你说的一句话就可能有100万人听,你的责任意识必须强大。而这在其他工作岗位上,不那么容易体会到。
     有一句忠告,立志做记者的同学,一定要保留和经营自己的第二空间,可能跟你们未来的职业毫无关系,可能是一些兴趣、特长甚至怪癖,到后来,你会发现这会让你的职业生涯与众不同,独具特色。
     记者是与时代绑得最近的职业,也是个人意志与选择占职业成就比重极大的职业,我们无法对新闻系学生的未来做任何研判,个人的命运会比民族的命运更加难以捉摸。你们的未来,和传媒的未来,都取决于你们的努力方向。
     值得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