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友进入 >> 校友资料 >> 稿件
 
复旦教我较“真”——吕怡然
2011年04月08日 12:10  
 

文章来源于2009年10月22日《新民晚报》十日谈

  我们进入复旦新闻系学习的年代,是一个充斥“假大空”的年代,可是,一批正直的老师却始终教我们求真,尽管当时说真话忒难,但以他们的良知、智慧和独特的方式,把新闻真实性原则植入我们的理念中。无论在课堂上,还是“开门办学”的实践里,徐泽、丁淦林、丁法章、陈韵昭、余家宏、叶春华……将新闻的“真”演绎在他们的讲课和平日的身体力行中。从此,我们不仅深谙新闻的生命真谛,也对新闻的失实、虚假产生了一种本能的厌恶和抵触。

  在新民晚报新闻编辑部当编辑时,我对自己处理的每一篇稿子、每一块版面都很“较真”,不仅是稿件的结构和文字,推敲再三,学会在高密度快节奏的编辑程序中把好关,更是注重新闻的真实性,对一些细节格外留意其可信性、真实度。对一些“合理想象”,甚至编造出来的“时效”,颇有一点“求真责备”的意味。如有的记者为了表现报道的“新鲜”,时而会“装”上一个时间元素:“今日获悉”、“昨夜记者看到”、“据今晨最新消息”……,是真的当然最好不过,但有些实在经不起推敲,一经“盘问”便露出马脚。新闻必须完全真实,岂容丝毫掺假?五个W中即便有一个半个不实也有虚假之嫌。

  10年前,调任新闻专业期刊《新闻记者》主编之后,视野更广,从全国范围看,发现新闻界不断有虚假新闻报道冒头,极大地削弱了正确舆论的引导力,损伤了主流传媒的公信力。我感到,无论时代发生多大变迁,新闻事业的改革如何深化,新闻传媒的竞争如何激烈,真实性永远是新闻的生命,维护新闻真实性原则永远是新闻工作者的天职。

  于是,从2001年开始,我和我的同事们以坚守和维护新闻真实性原则为出发点,策划推出“年度十大假新闻”评选。原打算评选一两年便作罢,孰料竟一发不可收,至今已连续坚持了8年。每年年末,我们从平日收集积累的百余件虚假新闻报道中,筛选出当年传播比较广泛、影响比较恶劣、后果比较严重的十件典型案例,进行全面揭露、剖析、批判,并配之以编者按、漫画,在次年的第一期杂志上刊登。我觉得这是为恪守新闻职业道德,推进新闻文化事业健康发展、构建社会诚信体系过程中的一种理性自觉、一种见义勇为。为此,在年度“十大假新闻”评选之外,《新闻记者》还经常发表阐述新闻本体论、分析假新闻成因以及建立防范机制的文章,使新闻打假持之以恒,常抓不懈。

  然而,新闻打假并非易事,8年来我备受压力。至今有不少人认为,只要社会效果良好,“正面报道”里即便有一点“客里空”又有何妨。有的新闻工作者称,只有像“纸箱馅包子”这样无中生有的东西才是虚假新闻,报道有一点失实无关紧要。甚至有的报纸老总也对虚假报道不以为意,不以为耻,他们的“产品”在年度“十大假新闻”榜上有名后,竟振振有词地“打”上门来,纠缠不休,声称是我们“损害”了他们的名誉,扬言要“法庭上见”,或发来律师函,责问我们“意欲何为”,要我们“立即停止侵权”。当然也有的传媒通过他们的上级和我们的主管部门联系,指责我们不该批评外地兄弟传媒……坦白地说,尽管我们的评选很严肃很严谨,材料齐全,证据确凿,但被莫名干扰,却也确实烦不胜烦,好几次,我们都已聘请法律顾问担任代理律师,准备在法庭上一辨真伪,一见高下。结果,毕竟作假人心虚,最后都不了了之。

  令人欣慰的是,主管领导部门和绝大多数新闻界同仁对新闻打假十分重视和支持,复旦新闻学院的领导和老师对我们的义举十分赞赏,在道义上理论上给予积极声援。因此,我们并不是孤军作战,并肩抗击虚假新闻的态势已然呈现。而我们清醒地认识到,新闻造假现象仍不时作祟,以致人民日报的评论前不久还在疾呼:“纸馅包子”并未走远!打假正未有穷期,我将以复旦老师的教诲和新闻理念的传承,较“真”不懈,打假不止。(作者为《新闻记者》杂志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