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片新闻 >> 稿件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1013毕业生群像
2014年06月15日 17:56  作者:唐雨 吉星宇
 

  章漱凡、李平章、谢振达,他们是新闻学院毕业生中的缩影,他们即将和这所朝夕相处的大学分离。挣扎、不舍、怀念……他们对毕业有着复杂的感情,却不得不抬头大步向前。从装疯卖傻、嬉笑怒骂,到执着淡然、坚定成熟,他们完成了自己的蜕变,代表着又一代新院人开启新的人生。

图像

  章漱凡:2014届广播电视专业本科毕业生,即将赴北京电影学院攻读硕士学位,其执导的影片《马梗子的奇妙青春》获得了第二十一届北京大学生原创影片大赛最佳剧情长片奖。

  “章导”的“执念”

  本科四年拍了五部电影、五个国家级电影节大奖、全国第一的成绩考上北京电影学院研究生……新闻学院传播学专业2014届毕业生章漱凡一直被人称为“章导”,他告诉记者,这是他坚持电影梦想的第十年了,他回忆说:“我是在初中甚至可以追溯到更久之前就有了这样所谓执念。”

  “很少人会瞬间就决定这辈子想要做什么的。”但“章导”的执念就是在一瞬间闪现的,那年他15岁。因为出生艺术家庭的缘故,章漱凡从小开始就对艺术有着敏锐的感知力,在15岁生日的时候,章漱凡尝试着拍了一部剧情片《初三日记》,之后他毅然决然地告诉自己:“我就是要走电影这条路。”

  但这条路并不好走。

  他坦言,这么多年来,自己只能自学。“困难是一直存在的,首先我们不是专业的,我们学校这方面的东西也比较少,自学的过程肯定会遇到很多不尽如人意的东西,只能慢慢摸索。”技术方面缺乏专业指导是无法避免的难题,在电影这个圈子里,复旦的学生可以说是弱势的。实际上,在许多外行人看来与电影相近的广电专业拍的更多的是专题片与纪录片,这与拍电影相差甚远。也就是说,对于章漱凡来说,拍电影算是一个跨专业的挑战。

  而在学校里,电影等艺术的氛围也不浓厚。“很多人一开始都以为我是玩玩的,抱着娱乐心态的。但发现我对每个片子都是抱着非常认真的态度之后,他们会很惊讶:‘哇,原来你真要做这个?’”这是章漱凡自己的感受,他也清楚很多人都评价他:“过分理想主义了”。

  在大三下半学期真正做出跨专业考研这个选择则是由于这是他继续追求电影梦的唯一途径,也是能够获得专业知识,培养专业素养的最佳办法。也正是在这段时期,他又做了一件让很多人觉得不可思议的“酷”事:边准备考研边拍电影。在大三实习期间,他认识了很多北京的同行,也从一个“在圈外飘着”的人开始渐渐变成这个圈子中的一员,这个时候他写出了《马埂子的奇妙青春》的剧本。“当时是在出差的飞机上,一下子想到了这个故事,回来之后就决定拍!”说到这儿,他兴奋地拍了一下桌子。

  临近毕业,事情本来就多,拍片子和考研两件大事就像两座大山压在他身上。为了掌握考研涉及的专业知识,他最后两个月看完了300部不同导演的片子,一天看五部。而考研前的两个礼拜他还在拍最后一场戏。事后他用“脑子快要炸掉了”来形容当时的感受,而考研结束后,他在自己的人人日志中这样写道:“一个想要真正在导演之路,艺术之路或者是自己理想道路上前进的人,应该是一个自我控制的人。”所幸的是,他的付出都得到了回报,以全国第一的成绩进入北影,电影也夺得全国大学生电影的最高奖项。对于这一切,他只是“非常感恩”。

  结束了一段忙碌的时光,章漱凡也终于要和所有大四学生一样面对那个有些伤感的词汇:毕业。“复旦这四年给我带来的影响是非常巨大的,一是我个人性格上有很大的改变,变得内敛一些,二是让我认识了一生当中很重要的一些人。”他这样回顾大学的四年。

  而对于未来,他的态度则可以用八个字概括:不忘初心,方得始终。“我们每个人都想做一个优秀的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但是,怎样把自己最初的想法、最核心的一种东西保持下来,我觉得是比较难的。”

  他认为自己一直都在奉行这个准则,而未来,“可能也要考虑很多现实的东西,但初心始终不能丢。”

图像

  李平章:2014届广告专业本科毕业生,即将入职北京马蜂窝旅游广告经理。他拒绝薪酬丰厚的日企管培生offer,转向自己更喜欢的旅游领域一展身手。

  “双面人”

  阳光通过光华楼的落地窗照在李平章身上,他穿着衬衣,似乎和其他即将踏入职场的新人并没有什么两样。当李平章谈到他自己时,他笑着说:“我是一个双面人,非典型双子男。说我二逼,但我是有逻辑的。说双子男想问题不着边际,但我干事情都是一步一个脚印。”正如他所说,这位“双面人”的确向我们表现出了他“双重性”。

  “我在工作、生活中从来不按常规出牌,这也是复旦广告系毕业的人一个共同点。”李平章这样解释他的“双重性”之一。的确,他所作出选择的确有些不同寻常。在被称为最难就业季的这个夏天,李平章以裸辞的方式拒绝了日企DHC薪酬丰厚、起点较高的管培生名额和城市经理的offer,转而选择入职薪酬一般的北京马蜂窝旅游广告经理。这个别人看起来“神经质”的行为,在他看来,是自己经过深思熟虑后作出的决定。

  除此之外,李平章在生活中也有着自己的一套想法。他最近在自己的人人网主页上发布了一个出借自己书籍的状态。令人奇怪的是,这次出借是完全免费的,并且如果有人借的书目数量较大,李平章还会赠送一本书予借书人,唯一的条件是还书将采取寄回北京的方式。 “其实原因很简单,因为我要北京去,那么多的书太麻烦,运费太贵。所以我宁可赠送一些书叫大家帮我搬。”对此,李平章解释道,“这个做法是当年伦敦图书馆要搬迁所采取的的方式——借书还新馆。那么我就想出来这么一个歪点子,是一个套用,但在复旦估计还没有人干过。”

  然而,李平章所展现的不按常规出牌的另一面,是他的沉静内敛,这体现在长远的规划和潜移默化的积累。

  在解释自己为何拒绝前一份工作而转向马蜂窝旅游时,李平章谈到了自己大学四年来一直关注的一个领域。“我对旅游很感兴趣,我自己也很喜欢旅游。”李平章说道,“你要我选一个未来在中国发展很大很快的行业,我会选择旅游业。所以基于我大一的这一个判断,我在新闻学院选专业的时候我就果断地选择了广告。选择了广告之后,自己又去研究旅游行业。”四年来对旅游行业的执著,才铸就了自己在选择工作时的决绝。

  但仅仅有一个规划而没有积累是显然不够的,这一点,李平章也深有体会。他自己承认,自己大学四年在课程方面并没有学到什么实际技能,但复旦在培养一个人的气质方面却让人终生受益:“因为在复旦我听的最多的课是听的文史哲的课。这些课,它并不能转换为直接的技能,但是呢,听了它,可能教会你的一种对整个人和社会的关怀的思维。”

  谈及毕业,李平章充满了对大学生活的怀念,但更多的是对未来的憧憬。“任何时候的终结都是另一端旅程的开始。”他这样说道,“未来无限大,谁知道我们两三年之后会是什么样呢?”

  采访到最后,李平章还不忘再次展示他的“不按常规出牌”。“我希望在毕业前能和我认识的留学生们一起照毕业照,特殊之处在于穿不同国家、不同民族的服装,那样一定很有意思。”李平章扬起了嘴角。

图像

  谢振达:新闻学院1013班辅导员,2014届传播专业硕士毕业生。

  “‘爸爸’去哪儿”

  5月18日,离毕业还有40天。这天下午,10级新院的毕业游终于拉下帷幕,辅导员谢振达在微信朋友圈里写下了这样一段话:“有这样一次有些混乱但互相关怀理解特别别致的爸爸去哪儿版毕业游,应该会很难忘吧。1013,爱。”

  对于10级的毕业生们来说,谢振达既是他们的“爸爸”,更是他们的“好哥们”。他们能够变成现在酷酷的模样,这位“爸爸”功不可没。然而谢振达却并不这样认为:“如果一定要说我帮了他们什么,那就是帮助他们始终遵从自己的意愿。”

  在他眼里,自己带的这群学生最大的特点就是都有很明确的目标,然后不断向其靠拢。而他所做的,就是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最大限度地支持他们的梦想,“帮他协调一些他自己没有办法办到的事情,告知他一些机会的讯息”。当然,谢振达始终不会把自己的意愿强加给学生,“这是首要的,因为没有人能够代替你做决定。”

  四年的时间,足够让一个青涩的少年成长为一个有个性、有担当的青年,当然也很可能会让一个热情的孩子丢失他的梦想,放弃他的坚持。幸运的是,在这条路上,始终有人在路标处微笑着提醒他们不要走偏。

  对于自己扮演的角色,谢振达的理解是:“我觉得你要去传递什么东西,更重要的是潜移默化、以身作则。”所以他平时尽量让自己成为一个很坚持的人,保持一个正能量的形象。“我告诉他们要怎么去做,和他们看到我如何面对我所要做的事情,我觉得是后者更能影响他们。”以自己的这份坚持和努力去影响孩子们,是谢振达对于辅导员这一角色的诠释。最终,这些孩子们也让他很欣慰,“我看到他就会想起他的这个标签,因为他们始终记得自己的梦想是什么,然后去不断经历、去尝试。”

  而今年六月,这位“爸爸”也即将和他的孩子们一起走出校园。谈及毕业,谢振达觉得非常奇妙:“不一样的感受就在于每一个阶段我和他们都一样。”实际上,本应是去年毕业的他由于辅导员的特殊身份申请了延期一年毕业,这也就意味着他将和他的学生一起毕业,一起找工作,一起经历所有的毕业手续。“去年下半年我跟他们一起在找工作,他们是什么样的心态,我也是什么样的心情。也会有被拒掉,也会有犹豫要不要去投递某家公司的纠结过程。”共享着同样的情感体验,谢振达和他的孩子们一起走过了毕业的长廊:从迷茫到笃定,从脚不沾地的忙碌到突然空闲的惆怅。

  “可能等我毕业了,我不能和他们保持长时间的联系。但如果我能走到一个地方,和几个在那儿的同学一起吃个饭,还真有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在谢振达心里,希望自己和孩子们的未来是这样的。而总的来说,他对这些学生的评价是:“一群让我又爱又恨又操心的孩子”。

  “我很爱他们,但有些活动如果没有得到我想要的反馈,又会有点纠结。操心则是希望他们每个人都有很好的未来。”他笑着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