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片新闻 >> 稿件
 
名家领衔,纵谈经纬
“新闻晚会”再举办
2014年06月15日 17:24  作者:武从文 顾亦滢
 

  对于生活在2014年的复旦学生而言,第一次听到“新闻晚会”这个词的时候,脑海中浮现的大多是一场灯光开足、吃喝管够的学生party的情形,思量着这只不过是一台挂着“新闻学院”名头的寻常活动而已。而实际上,很少有人知道这是复旦大学新闻学院独有的一项历史悠久的活动,与吃喝无关,却与时事相连。

  2014年4月3日晚间,复旦大学新闻学院学生会的微信公共账号发出了一条这样的推送:“新院经典【新闻晚会】盛大回归!名家领衔,邀您直击马航!”拉开了新闻晚会再度举办的帷幕。

图像

(图为重新举办的第一次新闻晚会的海报)

  座位:从并排到扇形

  4月的第一个星期,正值MH370客机失联20天的重要节点,复旦学子对于这一段时间以来国内外报纸电视台的报道大都有着密切的追踪,所以本次新闻晚会的话题甫一推送,就勾起了不少同学的兴趣。再加上一线经验丰富、在新闻学院德高望重的黄芝晓老师做主讲人,这条推送很快得到了不少同学的回复。

  其实第一次报名参加新闻晚会的同学一开始都不清楚这个活动的真正模样,和李一鸣一样,一部分人“只是关于马航事件知道了很多信息,觉得国内媒体很少拿到一手消息,和CNN不断的独家分析爆料相比可以说相形见绌,想听听新闻学院的教授怎么看待这个问题。”关于报名的原因,李一鸣承认只是因为话题感兴趣才报的名,并没有想过这个活动的形式会有什么不同,“应该和3108的讲座比较类似吧,我有几个报了名的同学一开始都是这么想的”。

  4月9号晚上,当李一鸣走进新闻学院教学楼的时候才发现这个“讲座”和自己想象中的样子差别不小。

  “万万没想到他们(新闻晚会的工作人员)会选在一个开放的空间,而不是在教室里面举办”,王磊告诉我们的时候眼睛里还有惊喜的神色,“现场布置得很简单,就是投影仪、大屏幕,老师的椅子面对着我们的椅子。到那儿以后,他们有给我们发糖、倒咖啡,挺新鲜的。而且他们把人数限制在20个左右,整个晚会变得很精致,不像其他参与度低的活动,大家在新闻晚会上反而都挺活跃的。”

图像

(图为第一次新闻晚会的座位布置)

  参加了三次新闻晚会的伍尊注意到了一个很有趣的细节:前两次新闻晚会同学们的座位还是“横平竖直”棋盘式的摆放,除了椅子可以任意移动,和平常教室里的座位没有什么差异。到了第三四次晚会,座位的摆放格局变成了面向投影屏幕的扇形,老师也从原来面对大家的位置坐到了大家中间来。伍同学坦言,“教授和我们越来越更近了,不再是讲台上的主讲人,而是和我们一道的新闻关注者和交流者。”

  “要不是第三次和日程安排冲突没有来,我现在应该是每次必到的晚会记录保持者了,”伍尊表示他很享受新闻晚会那种畅所欲言、平等交流的氛围。提及到场的同学,他说“一开始还是新闻学院和想要在新院学习的同学比较多,到了第四次讲陆港冲突的时候,就有香港留学生和上海戏剧学院的学生来了”。

  根据新闻晚会主办人员透露的信息,每次报名晚会的同学基本覆盖了复旦的每个院系,除了经常出现的新闻和社科,研习自然科学的同学也是常客,在第三次讲反服贸事件的时候就已经有台湾留学生参加了。

  新闻晚会的常驻教授张涛甫老师对于学生报名情况给出了这样的评价:“每一期的新闻晚会在网上报名的时,晚会组织者有意识地向新闻学院之外的院系、专业开放,甚至还向外校开放。有其他院系乃至外校同学的参与,不仅可以扩大新闻晚会的影响力,而且,其他院系、专业的同学的参与,有助于拓展晚会讨论的视野,也有助于讨论的深入。”从中,我们不难窥见新闻晚会对同学们的独特魅力。

  新闻:从荧幕到排行榜

  截至发稿前,2014年的新闻晚会已经举办了四次,分别探讨了马航失联事件、文章出轨事件、台湾反服贸太阳花学运和由来已久的陆港冲突,邀请了新闻系的黄芝晓、童兵、张涛甫老师和广电系的赵民和吕新雨老师评点新闻。

  谈到接受邀约并且出席晚会的过程,张涛甫老师表示每次晚会讨论的核心事件和他的研究有着很多交集,所以“作为新闻晚会的嘉宾,我在晚会前会做点功课,除了日常的常规关注之外,还特意关注晚会话题的媒体反应,即观察媒体以及社会舆论对晚会话题的反应。”

  通常情况下,我们了解新闻不过是经由电视、报纸和互联网,往往是浅尝辄止,很少会深入地去思考、和同伴交换意见,不过在新闻晚会上,学生老师之间的意见往来是一件必要的事情。每次晚会一开始都会有报名当选“学生领袖”的同学进行新闻事件的梳理,并且提供一些自己的独到观点。

图像

(图为第二次新闻晚会现场的学生领袖正在发言)

  这个环节不同于绝大多数课程讨论课的在于老师的参与,每位学生领袖发言完毕后,老师都会根据同学的观点发表自己的见解,解答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同时,不少在场的同学也会被“激活”,针对领袖进行提问,带动了现场的交流气氛,晚会很自然就过渡到了以交流争辩为主的第二个阶段。

  老师的发言大都站在新闻工作者的立场上,各有特色。黄芝晓老师讲当下的“屌丝”气质侵袭了记者队伍的新闻视野,说“记者要有底层情怀和精英思维,我们要关心底层人民,但不能像他们那样思考。可是,我们现在整个记者队伍包括总编很多都是这种底层思维方式。对马航事件,我国媒体还是在做常规报道,像点蜡烛表同情之类属于典型的底层思维。如何为死难者真正出份力才是重要的,一线记者根本没空点蜡烛。社会上的确是底层人士多,要紧的是我们做媒体的不能再把社会往这个层次的思维推。”赵民老师讲文章出轨风波说“隐私,具有两个特点,就是先隐再私。而且隐私是一个动态概念,明星和平民的隐私不太相同的。”这些精彩的言论一出,台下往往都是同学们在奋笔疾书。

图像

(图为“新闻排行榜”)

  新闻晚会还设置有一个特色板块“新闻排行榜”,每次晚会开始前会由主持人展示10个近期的新闻话题,然后让大家投票选出最关注的前三名。每一次新闻晚会结束后的通讯稿中,主办方也会公布同学们和老师的排名情况,这个排行榜在某种程度上灵活地反映着复旦学子最新鲜的的新闻取向。

  对于新闻排行榜,张涛甫老师认为这个设置很有必要,在接受采访时他说,“每一期的新闻晚会都有主题,新闻排行榜有助于拓展同学们的新闻视野,有助于训练他们的新闻敏感。”在张老师看来,“新闻排行榜的排榜,主要从新闻价值角度来判断的。”

  足迹:从北碚到邯郸

  新闻晚会并非2014年复旦大学新闻学院的创造,而是一段历史经典的延续。

  在抗战期间,复旦大学集体西迁到了重庆北碚,从1943年秋天开始到1946年6月,陈望道老先生以复旦大学新闻系的名义,每周六晚举行一次“新闻晚会”,集时事讨论与学术研究为一体,人人自由发言,探讨国内外大事。根据校史资料,每次晚会通常有一个主题,如“历史是有情还是无情”、“二次大战的欧洲战场”、“新闻与政治”、“中国将向何处去”等。参加晚会的不仅有本系的师生, 还有许多外系师生慕名而来。前后110次的晚会,是那个烽火连天的年代里复旦学子追求真理,渴望进步的真实写照。

图像

(图为1943年陈望道先生创立的“复旦新闻馆”)

  张涛甫老师谈到那段历史时说,“新闻晚会起源于一个战火纷飞的特殊年代。在那个年代,复旦新闻人以新闻晚会的形式,表达他们对国家和民族命运的深切忧患以及对专业使命的担当。”

  71年后的现在,新闻学院重新拾起这个经典活动,却面临着截然不同的信息时代,张老师在采访中也提到,“媒介环境的变化,要求我们当下的新闻视野必须很宽广,对新闻的专业要求更高。”

  “在如今的媒介化社会里,人们接触新闻的门槛更低,人人都有可能成为记者和编辑,人人可能参与新闻生产。如今我们面对的媒介生态的复杂性超出历史上的任何时期,这对我们观察新闻的方式方法提出了新的挑战,这必然要求我们的新闻晚会在内容和形式上作出新的调整。”正是基于这些考量,全新的新闻晚会采取了微信平台预约报名的方式,并且开设了新闻排行榜板块,在每次晚会结束之后还会发出通讯稿,借由网络的力量扩大新闻晚会的影响。

  这样的新闻晚会在承续前人不灭的社会关怀与专业精神的基础上,加入了更多的时代元素,近距离感应着时代和新闻业态的变化,为复旦学子提供着新鲜的新闻体验。

(应当事人要求,文中的李一鸣、王磊、伍尊均为化名。)